在汉末三国的历史中,有一位未引起人们往意的权势女性。她就是孙坚之妻、孙权之母——吴夫人。在孙吴前期的历史进程中,吴夫人是一个很难得的重要角色,可以说,她是三国演义中最易被忽视的一位权势女性。

吴夫人,名不详,生年巳不可确考,孙权称帝时被追尊为武烈皇后。吴夫人流传下来的生平事迹极少,但是,从散见于《三国志》其他各传的零星或片断的记载以及裴松之的注中,不仅可以看到吴夫人“助治军国”的一些具体情形:而且不难看出她在孙坚之后的孙吴军国大事中所起的作用和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在战乱频仍、政局变幻急遽的岁月里,一方面,吴夫人时刻为丈夫和儿子担忧,期望他们能平安并成就大业;另一方面,吴夫人自己也在军事、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增长了见识和才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逐渐具备了“助治军国”的能力。于是,在两个儿子先后均以“少年统业”的时候,吴夫人就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经验义不容辞地承担起“助治军国”的责任,发挥了某种特殊重要的作用。

公元191年孙坚死时,长子孙策只有十七岁。他虽有卓越的军事才能,但毕竟“莅事日浅”,政治上显然还不够成熟。于是从这时起,吴夫人即开始“助治军国”,表现了非同一般的政治眼光和才能,至少是部分地弥补了孙策的疏漏和不足。

史载会稽上虞人、功曹魏滕秉性刚直,孙策准备杀了他,士大夫对此议论纷纷。吴夫人得知此讯后,马上意识到这件事的处理是否得当,将关系到刚刚形成的孙吴集团内部的稳定以及进一步收拢人才、走向壮大的大计,于是,她找到孙策说了一番话,孙策恍然大悟,赶紧释放了魏滕,才避免铸成一次大错。这对于孙策一的“阔达听受,善于用人”长处的形成,是会产生一定积极影响的。

孙策在占据江东的过程中,对割据各地的势力,往往只诉诸武力“扑讨”,征服后则对这些势力的为首者皆“族诛”。吴夫人劝儿子采取区别对待的办法。如前合浦太守、嘉兴人王晟被俘后,吴夫人即劝孙策释放了他。

开始,江东的人们由于对青少年时期孙策的强横的印象,一听孙策来了,都有些失魂落魄。但在母亲吴夫人的影响之下,孙策巳逐渐表现出超出一般割据势力的政治远见,并实行了较开明的得民心的政策,迎得了民众的高度认可。这种较好政治局面的形成,恐怕就有吴夫人的启发和劝导因素在内。

可以说,吴夫人至少部分地参与了孙吴集团形成时期的重要活动,她的出谋划策对孙吴集团的走向巩固和壮大颇有裨益。

公元200年,孙策遇刺身死,弟弟孙权继承江东大业,也还只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这时,江东六郡刚刚平定,形势还不稳定;谋臣中一些人见孙权年轻,对他能否成就大业,也颇怀疑。

当时孙权年少,初掌大政,吴夫人自然放心不下。但她这时已日臻老练成熟,经验更为丰富,她“治军国”的作用也愈加明显、主动。

吴夫人一方面向张昭、董袭等股肱之臣问计,同时,在接见各方面谋臣时,吴夫人屡次表示感谢,又叮嘱他们不忘辅国大义。

在面见吴夫人时,董袭曾慷慨陈辞表示,愿为孙权效力。在众人正担忧的时候,能这样拥护和支持孙氏,对坚定孙权的信心,绥抚徘徊观望的部下,当然是很有作用的。然而吴夫人的各方引见、问计的穿针引线的活动,无疑也是有作用的,不应忽略的。

正是在吴夫人的及时而有效地协助之下,一大批德高望重的老臣和朝气蓬勃、积极进取的年轻谋士忠心耿耿地聚拢在孙权周围,终于形成了“异人辐辏,猛士如林”的兴旺局面,很快进一步稳定和巩固了孙吴在江东的统治,并由此加速了南方的开发。

孙权初继任时尽管年轻,而且政治经验不足,但作为统治者,他有一个突出的才能,就是十分重视和注意使用各种才能之士。同时,他特别注意认真听取政治斗争经验已相当丰富的母亲吴夫人的意见,当遇有关系到国家命运和前途的重大问题时,尤其是统治集团内部意见不一致、难以统一的时候,往往率领臣下到母亲面前商量决策。

公元202年,曹操刚刚征服了袁绍势力,兵威正盛,就致书孙权,要他送亲子弟为人质,抵押在曹操那里,图谋控制并进一步完全征服江东。孙权当即召集群臣商议此事。

由于曹操强大势力的压力,张昭、秦松等主要谋士也“犹豫不能决”,束手无策了。孙权自然明白送质意味着什么,打算不送质。但在这特殊的关键时刻,年轻的孙权的心里是不够踏实的,又恐不能说服张昭等老臣,于是单独带着周瑜去找母亲商量。

在吴夫人面前,周瑜直抒己见,认为吴有六郡之地,富饶安定,兵精粮多,将士用命,所向无敌,根本没有送质的道理。

吴夫人完全肯定和支持了周瑜对送质这一重大问题的有胆识而又入情入理的分析。这促使孙权终于下定决心不送人质,并且加深了对周瑜等有胆识和才于的谋臣的信任,孙吴政权也因此而保存下来,很快由一方势力发展到与曹魏、蜀汉鼎足三分。

此事很能说明吴夫人对孙吴某些大事在一定程度上和范围内的决策权力及举足轻重的影响作用。

公元207年,吴夫人病危,临终前,还念念不忘郑重引见张昭等老臣,“属以后事而卒”。

吴夫人临终嘱咐的具体内容,今已不得而知,不过从以后孙权君臣对它的重视和敬畏可窥知它确是起重要作用的顾命遗诏。如张昭即曾不止一次地向孙权提起吴夫人的临终嘱咐,劝谏孙权勿忘母后遗言,同时一再表示,自己决心遵照吴夫人“遗诏顾命之言”。吴夫人在孙吴政治生活中特殊重要的地位和威望,日此又可见之一班。

综上所述,吴夫人在创立和巩固孙吴政权的过程中,是当之无愧的功臣,颇有一些作为。

她助长子孙策开吴基业,并使其统治思想深受自己影响;继又全力辅翼次子孙权,重大问题每能参与决策,对稳定当时江东政局,安定社会,保证南方经济文化的连续发展,多有助益。

尤其是在孙策、孙权兄弟均以年少继统大业,面临内外形势错综复杂,孙吴政权存亡未卜的关键时刘,德高望重的吴夫人的作为起到了扶危转安、巩固内部、维系统治的特殊作用,表现了她非一般封建时代的王后或母后可比的远见卓识。

吴夫人确实是汉末三国时期一位出色的、值得重视的权势女性,应该给以应有的历史地位。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