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

《乘风破浪》是一个关于海洋梦想的故事。苟璘说,拿到杨炅翰的曲子,感觉非常辽阔,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海上追梦的画面。

“长风划过肩,见过海与川。穿越冰雪天,天色山花漫。”苟璘说,她想写出层层递进,同时又富于画面感的歌词,所以在歌词的连接上,用了顶真的修辞方式。“就像是人生追梦过程中几幕壮阔的场景,经历风雨,路过海川四季,相遇山花烂漫。非常有趣。”

杨炅翰说,他没有为了单纯迎合流行而去降低音乐的深度。在创作中,他力图兼顾歌曲的艺术性与传播性。“男女两个声部的旋律交织方式经过细致的排列,用排比的形式构建出第一段乐曲中强烈的倾诉感,同时又不失内在潮水般的律动。副歌开始部分以五声音阶旋律展开,辽阔又极具东方色彩,之后又以出人意料的节拍变化与连续的切分节奏推出世界风的起承转合。”杨炅翰说,编曲中使用了大量多层次合音,以流行的方式去重新表达传统元素。

追梦的过程其实是非常美好的。苟璘说,这首歌里的独立意象很多,潮汐、星云、岛屿、天际线,有花有雪,有风有海。“苦闷的追梦史太多了,但如果换一种思路,把追梦全过程的每一帧都当作不再重逢的相遇,那么一路上,都是珍贵的风景。这种写法或许是更加美好的对待梦想的态度。”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04日 09版)

首页时政